歷史名家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名人 > 歷史名家>   正文

賞古今名家筆下的一抹秋色

南宋詩人劉翰曾創作《立秋》:“乳鴉啼散玉屏空,一枕新涼一扇風。睡起秋聲無覓處,滿階梧桐月明中。”立秋將至,暑去涼來,似乎總能觸發纖細的情緒產生,古往今來,多少文人

 南宋詩人劉翰曾創作《立秋》:“乳鴉啼散玉屏空,一枕新涼一扇風。睡起秋聲無覓處,滿階梧桐月明中。”立秋將至,暑去涼來,似乎總能觸發纖細的情緒產生,古往今來,多少文人墨客用自己的方式描繪了秋的景致。在這初秋到來的時刻,讓我們隨著大師的作品,賞一抹秋的色彩。

巨然(五代)《秋山問道圖》 

《秋山問道圖》是一幅秋景山水畫,主峰居中顯示出五代宋初的典型構圖法。圖中山峰氣勢溫和厚重,石少而土多。中部是山間谷地,密林之中露出茅屋數間,一條小路自柴門蜿蜒通往深谷。茅屋中一人依稀可見,他正坐于蒲團之上與后邊側身坐著的人侃侃而談,那人大約就是問道者。畫面下部畫有曲折的坡岸,坡岸上樹木叢生,皆偃仰多姿,水邊的蒲草正隨著微風輕輕搖擺,一派秋高氣爽之意。作者用淡墨長披麻皴,顯出土石渾厚的質感。山頭處用水墨烘染塊塊卵石,以焦黑點苔,沉著利落,使整個大山更具有靈動之感。整個畫面氣勢空靈,生機蕩漾。

蘇漢臣(北宋)《秋庭戲嬰圖》 

蘇漢臣的《秋庭戲嬰圖》描繪了兩個兒童在秋日的花下嬉戲的情景。憨態可掬的孩童所專注的是一種“推棗磨”的游戲,這對于現在人大概是遙遠而陌生的玩意兒了。或許白芙蓉花枝頭上那幾行清高宗乾隆御筆辰翰,能勾勒出幾筆潦草的輪廓(畫作的左上方乾隆手書的七言絕句):“庭院秋聲落棗紅,拾來旋轉戲兒童。丹青詎止傳神詡, 寓意原存相讓風。”

劉松年(南宋)《四景山水圖卷》之秋景

最能體現畫家劉松年的藝術風格和成就的,當數《四景山水圖卷》,其四段分別描繪杭州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時景象。其中第三幅所繪秋景,老樹經霜,朱紫斑斕,庭院環繞以樹石圍墻,有小橋曲經通幽,與外部湖山景觀相隔離,似乎有遮擋秋之意。“天如水色”湖水與天色渾然一體,人在其中居住若如仙境一般,透過樹木與山石的空隙,幾間屋宇錯落有致地分布在畫面中,庭中窗明幾凈,有一高士獨坐在屋內,一派閑情逸趣,不減文人半點雅致。橋邊欄桿處一孩童似在園中戲水,又或正在給水煮茶吧,畫面中有兩座小橋分別在園門的內外,兩橋結構各不相同,使人在進出園子時有著不同的玩味、不同的感受,可見畫家在繪畫中又是何等的精細入微,把這些細節都完美的表達在畫面中。正是李白詩中“秋色無遠近,山門盡寒山”的化人意境。

趙孟頫(元)《秋郊飲馬圖》

《秋郊飲馬圖》描繪了江南初秋時節,牧人趕著一群馬到河岸邊飲水的情景。畫中岸邊林木環繞,湖水平緩無波,牧馬人手持馬鞭,側首看著正在嬉戲的二馬。畫中十匹馬都健壯肥碩,有的步入河中飲水,有的在岸邊追逐,有的互相嬉戲,有的引頸長鳴,神態各異,好不熱鬧。通過岸上兩馬的奔逐,點出境外無限的景物。

趙孟頫(元)《鵲華秋色圖》

秋日的濟南,山高氣爽,湖清泉旺,風光迷人,美勝江南,早在七百多年前這種秀美景色就已被記載入畫——被譽為元代文人畫代表作的《鵲華秋色圖》就是其中一幅。這幅由趙孟頫執筆的國寶級畫中,兩山相對,鵲山漫圓,華山高聳,樹木茂盛,秋色凝人,大氣古遠。

唐寅(明)《秋風紈扇圖》

 

《秋風紈扇圖》用高度凝練的筆觸,描繪了一名手持紈扇佇立在秋風中的美人。畫的左上角有唐大才子自題詩一首:“秋來紈扇合收藏,何事佳人重感傷。請把世情詳細看,大都誰不逐炎涼。”唐寅一生遭際坎坷,飽嘗世態炎涼。此圖借紈扇遇秋遭棄之意,既寓“美人如花美眷,怎敵他似水流年”,又抒發了世事無常的感嘆。

董其昌(明)《秋興八景圖》

《秋興八景圖》畫八開,分別作于萬歷四十八年八月朔前一日、中秋、八月廿五日、九月朔、九月五日、九月七日、重九前五日,是年66歲。所寫為作者泛舟吳門、京口途中所見景色,畫中峻拔的山頭,沉重的石塊,深邃的溪谷,彌漫的煙霧,各盡其態。既有草木蔥茂、風雨迷蒙的江南丘陵特點,又有沙汀蘆荻、遠岫橫亙的水鄉情調,亦有江天樓閣、彩舟競發的江上景色。這是董其昌所謂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以獲致“丘壑內營”之功的一次實踐。

惲壽平(清)《錦石秋花圖》

畫中幾片湖石中生有叢叢秋花,色彩鮮明嬌艷,沒骨法充分表現了花的明媚。這種直接以色點染花之神態的技法,時有“惲派”之稱,可見作者對此法應用已臻完美造化之境。左上角作者自題一詩云:“高秋冷艷嬌無力,紅姿還是殘春色。若向東風問舊名,青帝從來不相識。”

石濤(清)《淮揚潔秋圖》

 

這幅《淮揚潔秋圖》描繪的是淮揚秋景,畫面上秋水茫茫,蘆葦叢生,近處有掩映在樹叢中的數間屋舍。幾點紅楓增加了秋天的氣息,江面上一葉孤舟,漁翁泛舟水上,頗有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的瀟灑,使畫面平添幾分超然。

林風眠《楓林》

林風眠《秋林暮艷》

林風眠《山村秋色》

林風眠《楓林》一類風景的原初記憶,主要得之于1953年秋天蘇州天平山之行。天平山的楓林、松柏、池塘、小路和逆光的山體,給林風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曾對蘇天賜說要畫的“新風景”,或許就是這陽光下的秋色,以及它給予畫家的啟示:用光色語言創造世界,表達情感!

林風眠《秋山林影》

林風眠《秋韻》

秋天的楓林,無比的具有詩意,綠色、黃色、紅色交相輝映的楓林正在秋天中悄悄經歷著轉變,粗壯且黑得油亮的樹干筆直而上,杈枝井然有序,與淡墨寫就的遠山恰如其分地融合在一起;楓樹下,幾間黑瓦白墻的房屋點綴其間,立于河岸略略發黃的青草地上;池塘里,浮萍或綠或黃,與倒影的楓林與遠山形成了別有一番詩情的畫面。

“看萬山紅遍、層林盡染”是毛澤東詞作《沁園春·長沙》中的名句,描述了深秋時分,湘江之濱的岳麓山漫山古樹皆紅的壯麗奇景,極少有畫家敢於嘗試“萬山紅遍”這一題材。一方面,“萬山”之意境頗為遼闊深遠,極大地考驗著畫家的空間駕馭能力,若非胸有千山萬壑,則根本無法表現“萬山”;另一方面,“紅遍”給中國傳統山水畫出了個大難題:歷來山水多以水墨描繪,僅作為點綴的紅色在使用上可謂慎之又慎,更莫提“紅遍”了。這兩大創作難點,令當時的畫家普遍將其視為畏途,無從落筆。

李可染《萬山紅遍》1962年

面對這種情況,李可染卻迎難而上,開始大膽嘗試創作“萬山紅遍”。其時,可染先生恰好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。1954年李可染踏上寫生之旅,從江南到桂林、從中國到歐洲,可謂千山萬水走過;1960年先生重回畫室時,已然是胸中有丘壑。再者,從1961年開始,李可染獲特許夏天寓居北戴河,冬天南下廣東從化溫泉,一連三年都在中央高層領導專屬的療養勝地潛心創作,其待遇之優在當時全國的畫家中可謂絕無僅有。另一方面,為描繪“紅遍”,朱砂自是必不可少;而李可染素以挑剔紙、墨等作畫材料聞名,普通朱砂當然也難入其法眼。然而頗為湊巧的是,1961-62年間,可染先生偶然得到了故宮流出的半斤乾隆朱砂(乾隆朱砂是千挑萬選始得的極品朱砂,本是乾隆皇帝自備以鈐御用寶璽的,其珍稀程度不言自明)。至此,創作“萬山紅遍”這一題材,可謂萬事俱備了。

中國美術館藏《萬山紅遍》1963年

第一幅創作于1962年在廣東從化,款識題于畫的右上角,為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一九六二年秋可染作于從化翠溪賓舍”,此作原為畫家家屬所藏,1999年為“李可染基金會”籌資,委托中國嘉德拍賣,以407萬元被臺灣藏家林百里競得。第二幅創作于1963年,仍是在廣東從化,款識題于畫的右上角,為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一九六三年可染于從化”,此畫1963年出版于第6期《美術》雜志,李可染把它捐贈給中國美術館,現藏中國美術館。

現藏于李可染家中的《萬山紅遍》

2000年北京榮寶501.6萬元拍出的《萬山紅遍》

其它五幅皆在1964年創作于北京西山。李可染先用半斤內庫朱砂創作了四幅,其中兩幅較小的,兩幅大的。兩幅小的分別為:畫右上角題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一九六四可染寫毛主席詞意于北京西山八大處”。其一現藏于李可染家中,曾被多次出版。另一畫左上角題: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毛主席詞意,一九六四年可染”。此畫給了榮寶齋。榮寶拍賣公司于2000年以501.6萬元拍出,被海外華人買走。

北京畫院藏《萬山紅遍》

北京保利2012春拍2.9325億元拍出的《萬山紅遍》

而兩張大尺幅的,一幅藏于北京畫院,該畫左上角題為: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一九六四年秋九月寫毛主席詞意可染”。另一幅為北京保利拍賣作品,該畫左上角題為:“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一九六四年秋九月寫毛主席詞意于北京西山,可染”。該畫在2000年11月臺灣舉辦的李可染畫展上展出,并被出版于畫展的畫集中。

北京榮寶齋藏《萬山紅遍》

20世紀60年代,李可染以毛澤東《沁園春·長沙》中的“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”兩句為情境,從1962年至1964年間共創作了7幅《萬山紅遍》題材的作品,為了更好地表達毛主席詩詞《沁園春·長沙》中“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”的意境,李可染采取了大面積使用朱砂來表現秋色,使秋色更紅火、更熱烈、更帶有豐收后喜悅的氣氛。

 

吳冠中從早年秀麗的江南風景到晚年的抽象線條,用最簡單的點、線、面、色之間富有節奏和韻律的形式架構,畫面洋溢著濃郁的中國文化詩情和神韻。而在看似淡淡的顏色下,卻有著萬般變化的迷人色彩,原來在吳冠中筆下的秋天,可以比春天更熱鬧。

吳冠中《溪畔金秋》

吳冠中《金秋》

吳冠中《山村秋色》

《山村秋色》畫幅不大,畫中內容也無非是背景一片黛色遠山,映襯寥寥一行秋樹,其間點綴幾間村舍,僅此而已,但卻顯得寥廓深遠,讓人一時難以看透。藝術家雖然畫的只是山村秋色的小景,卻似乎有了一種“樹樹皆秋色,山山唯落暉”的深邃意境。林風眠的秋系列風景畫體現了藝術大師以自身文化修養,對自然造化的直接參悟,他以最簡單和凝煉的形式語言在咫尺之間營造出了悠遠靜謐“新的風景”。

吳冠中《小鎮秋色》

吳冠中《墻上秋色》

吳冠中《紅樹林》

《紅樹林》為吳冠中晚年在線條運用方面的嫻熟之作。畫面通過點、線、面的巧妙融合與呼應,把樹木之間豐富的層次關系表現的淋漓盡致。疏密有致的線條之間施以淡彩,呈現出林木的旺盛生命力。大面積綠色、橙黃色墨點的運用,把秋天樹葉漸黃漸紅的變化過程自然貼切地表現出來,營造出一個富于詩情畫意的神秘境界。

關鍵字:
為您推薦
Copyright ? 2017-2018 時尚周刊 news.iresarch.cn 版權所有 粵ICP備17024501號-2  技術支持:96KaiFa源碼  
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开饺子店赚钱了 直播教你股票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 2018赚钱写作电脑软件 魔兽世界秘籍 球探网足球比分下载 快乐12 自动化脚本 赚钱 广西快3 少年培训班赚钱不 陕西11选5 活牛视频投资赚钱 30选5 微信赚钱是真的假的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网络捕鱼游戏怎么刷金币